01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01小说网 > 盛唐余烬 > 番外

番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“你晚上就要走?”

“嗯,下半夜的飞机,张局让我在这里休息一下,我还想是不是打个电话呢,没想到你就在这里。”

刘稷一边说一边拿起电话拨了出去,电话很快就通了。

“妈,看电视呢吧,爸呢,喔去找人下棋了,我在部队呢,都挺好的您放心,哥放假了吧,没回家,在帝都打工?是不是有女朋友了,我不知道啊,他没说,有空我问问……”

听他这么一说,钟茗马上就明白了,男友多半是刚下飞机,连饭都没吃,结果刚才还......那么用力,她挣扎着便要爬起来。

“是不是不舒服,你躺着,需要什么我去拿。”放下电话的刘稷一把将她抱住。

“屋里有吃的,我帮你端来......”

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男友的眼睛又黑又亮,笑容里带着一丝热切,看着她的样子,就像盯着一盘美食,垂涎欲滴。

“你觉得,我还能吃下别的东西吗?”

刘稷在她耳边轻轻说道,一股热气撩得她痒痒地,身体再度陷入一个坚实的怀抱,变得越来越软......

十个小时之后,华夏西南最顶端的国土。

一架灰色涂装的运2o从云层中穿出来,慢慢地开始爬升,在全球海拔最高的地区飞行,一直到万米以上的高空才能避开那些高过云层的险峰,此时的空气变得稀薄起来,刘稷戴上氧气罩,继续在笔记本电脑上翻看着。

资料是通过加密的军事卫星传送过来的,以他的权限,只能进行被动的接收,仅仅通过这么狭窄的信息面,他已经感觉到了这次任务的不寻常。

他甚至在猜想,上级部门也许想要知道的是,印国这次是恫吓还是真的有动手的打算,如果他们想动手,会是哪个方向?传统的克什米尔争议地区?还是别的什么地方。

说实话,刘稷有些不相信,因为那里的地形他一点都不陌生,沿着蜿蜒曲折的印度河谷,两边尽是海拔过五千米的高山群,冰川连绵不绝,植被稀少,地势恶劣,连条像样点的高等级公路都没有,根本不适合大规模用兵,这也是两国在此拉锯七十年,依然没有任何一方占到什么便宜的原因。

中巴之间直接接壤的只有很短的一段地区,并且全都位于巴控克什米尔地区,飞机将会将由喀喇昆仑山的山口越过国境线,此刻从窗口望去,云层下尽是皑皑雪峰,阳光从身下照过去,映出道道金光,美丽得如同仙境一般。

可谁能想到,这下面但凡能走人的地方,都可能埋着地雷,但凡能驻人的地方,大都修建着军事哨所,刘稷沉默地看着飞机翅膀掠过冰川区,一条黑线出现在灰白相间的地面,犹如让人在纸上画了一道。

合上笔记本电脑,刘稷将计划在心里又默记了一遍,感觉没有什么太大的漏洞,脑子里放松了许多,手指无意中摸到了一个挂坠,按开那个心形的盖子,跳出来的,是一对依偎在一起的年青情侣,脸上似乎还带着那一晚的激情。

让他禁不住泛起一个笑容。

七个钟头之后,飞机降落在巴国的白沙瓦机场,那里靠近巴阿边境,位于巴国的后方,按照计划,他在此换乘了一架巴军方的小型联络机,前往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府吉尔吉特市。

从等待到落地又过去了好几个小时,到达目的地时,已经是下午五点了,前来接机的当地人员是局里的一个同事,一见面就告诉了他一个不好的消息。

“斯卡杜的前线机场封闭了,听说巴国军方正在进行调动,6上也不太好走,路上全都是军车,现在正值登山季,徒步的旅人非常多,就在昨天,领事馆和各个办事处都接到了疏散的通知,你来得可真是不巧。”

对此,刘谡一早就有了预料,不是出了大事,他怎么可能跑得这么急匆匆,正因为如此,才更不能耽搁。

“想想办法,我一定要赶过去,实在不行哪怕用脚也行,一千多年前这里就是古丝路的一部分,士兵能走,商人能走,就连唐三藏都走过一回,你我怕什么。”他笑了笑。

同事被他说得一愣,疏不知刘谡还真有这个打算,这条路走过不只一回,沿途的地形地貌都一清二楚。

经过一番努力,他最终搭上了一趟巴军方的直升机,却不是到斯卡杜,而是更为靠近控制线的哈伯罗,那里已经是巴印双方对峙的最前延了。

直升机从吉尔吉特机场起飞,沿着吉尔吉特河谷地带一直飞到印度河的交汇处,地面的海拔已经从一千五百米,上升到了近三千米,能容纳八名全副武装士兵的机腹里,唯一的非战斗人员就是穿着一身无标志山地迷彩服的刘稷。

他很熟悉这一带巴国的驻军,一眼就看出,与他同机的是第7山地师的师属特勤大队成员,不必说他们与自己一样,肩负着某种特殊的使命,所有人一言不地坐在那里,空气中除了巨大的旋翼转动声,只有机载电台里,不时响起的广播声。

巴国的官方语言是乌尔都语,对于这种冷门小语种,刘稷谈不上精通,不过简单的交流没有问题,广播里除了本国的新闻,还有不少邻国的消息,其中的一条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表面上看,消息和华夏没有关系,是印国在其附属保护国不丹境内的军事调动,刘稷感觉到,这次调动有些不寻常,因为那里同样有着印方所宣称的争议地区。

仿佛为了证实他心中所想,手中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,他按下接通键,话筒里传来地面同事的声音。

“印国人动手了,一个钟头前,他们的武装人员越过了边境线。”

“洞朗?”刘稷心里一动,同事说的是边境线而不是控制线,那就意味着不是指克什米尔地区。

“对,你怎么知道?”

刘稷没有回答,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通话也就结束了,同事打来无非是提醒他注意安全,印国人会在两个方向上,同时挑衅两个有核国家么?他必须要马上搞清楚,这种假设是不是真的会生。

结束通话不久,直升机上也有了动静,那些全副武装的巴国军人一个接一个站起来,将挂钩搭在机仓上方的索道上,机降?看到他们身负的装置,刘稷的眼神一缩,那些长短不一的盒子,分明是为了空弹或是炮群进行末端制导用的!

很快,机仓里就亮起了红灯,表示他们已经到了空投地点,每个军人在经过他的身边时,都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,然后便一个个地跳了下去,等到机腹里只剩了他一人,刘稷才明白过来。

直升机已经在双方实际控制线附近了,而巴国,正在实施一项针对印方的军事行动,要说同印方越境无关?他才不信。

他倒是很想随着这些人一起下去,潜入印方防区,可那已经出了他的权限,直升机做了一个3o度的回旋,准备调头飞回去,胖胖的机身刚一打横,机仓里突然间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声音。

刘稷的心里一下子紧起来,这分明是飞机被导弹锁定的警告,在他七年的从军生涯里,只在三军联合的大规模军演中才遇到过类似的情况,而现在,显然不是。

“该死,我们被锁定了......”

两个巴方驾驶员手忙脚乱地操作着笨重的运输直升机,嘴里骂骂咧咧,然而随着警报声越来越急促,仅仅数秒的功夫,还没来得及解开身上的安全带,巨大的爆炸声就撕裂了机腹,耀眼的红光成为他眼中的最后一个画面。

心里想起的,是那个如花的笑靥,一瞬间,黑暗占据了他全部的意识,犹如堕入了无边无际的深渊之中。

帝都,某个看似上了年头的住宅区,一幢西式洋楼里。

钟正魁板着脸,有些心不在焉地夹起一块排骨扔到嘴里,慢慢咀嚼,在他的下手坐着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女儿,一付倔强的表情,像极了他年轻时的样子。

客厅的电视里,传来国家领导人铿锵有力的讲话声。

“......2ooo多年前,我们的先辈筚路蓝缕,穿越草原沙漠,开辟出联通亚欧非的6上丝绸之路;我们的先辈扬帆远航,穿越惊涛骇浪,闯荡出连接东西方的海上丝绸之路。古丝绸之路打开了各国友好交往的新窗口,书写了人类展进步的新篇章。中国陕西历史博物馆珍藏的千年“鎏金铜蚕”,在印度尼西亚现的千年沉船“黑石号”等,见证了这段历史。

古丝绸之路绵亘万里,延续千年,积淀了以和平合作、开放包容、互学互鉴、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。这是人类文明的宝贵遗产。

和平合作。公元前14o多年的中国汉代,一支从长安出的和平使团,开始打通东方通往西方的道路,完成了“凿空之旅”,这就是著名的张骞出使西域。中国唐宋元时期,6上和海上丝绸之路同步展,中国、意大利、摩洛哥的旅行家杜环、马可·波罗、伊本·白图泰都在6上和海上丝绸之路留下了历史印记......

打破饭桌上平静的是一个突然响起的电话声,因为夫人在厨房忙,他见女儿没有起身的打算,只能自己去接。

“我是钟正魁。”

电话是从公司打来的,这个时间直接打到他家座机上,肯定是自己的秘书告诉了他们行程,而能让行事谨慎的秘书开口,事情多半非常棘手。

可是,尽管有了这样的思想准备,当对方把消息说出来之后,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用力握住了听筒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你们要尽量做好善后工作。”

回到座位上,他看了一眼低头扒饭的女儿,眼里的怒气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怜悯、还有悲哀,谁能想到,才过了不到一天,那个看似麻烦的问题,竟然已经迎刃而解了。

“茗茗,你不是想进三军仪仗队吗?我和卫戍区领导打了招呼,明天就可以去面试,本来今年他们没有招收女兵的计划,这是老爸托......”

钟茗突然头也不抬地打断了他的话:“我要结婚,哪也不去。”

钟正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偏过脸不忍心去看女儿的反应,嘴里缓慢地说道:“三个钟头前,一架巴方运输直升机在靠近克什米尔双方实际控制线附近坠毁了,据巴方透露,飞机是被一枚俄制地空导弹击中的,机上乘员一共四人,两名巴方驾驶员,一名巴方6军中校,还有......”

钟茗猛然抬头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老爸,拿着筷子的那只手微微颤抖着,脸色随着他的话变得越来越白。

“还有一名公司的工作人员,驻巴国代表处的保卫干事,他叫刘稷。”

“铛”得一声,钟茗的筷子掉到了桌子上,又顺着桌面滚到了地上,她一把拉开椅子站了起来。

“机上人员全部遇害,遗体......已经找到,代表处和领事馆的人员前去认领了,收敛之后会马上运......”

话还没说完,钟茗已经跑了出去,房门被飞快地打开又关上,等到钟母听到动静走出来,饭桌上只剩了老伴一个人,孤寂的声音。

“回国。”

三天之后,帝都西苑机场,那架运2o再一次降落在当初它起飞时的地方,看着从机仓尾部送下来的一口黑色棺椁,张朝中一脸的惋惜,一个年仅24岁的生命,正处于人生中最美好的阶段,马上就将迎来升官财娶老婆这三大喜中的两件,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没了。

“报告局长,刘稷同志的遗体已经运到,请接收。”抬棺的一名军人朝他敬了一个礼。

张朝中回了一个礼,快步走上前,一把将棺椁上的盖子拉开,似乎不亲眼看一下,不敢相信这个结果。

被冰袋裹住的那具身体,熟悉得就像分别前的那个夜晚,紧紧跟在他身后的钟茗,再也无法忍住心里悲痛,一下子跪在地上,双手攀着棺木的边缘,泪水如掘堤般涌出了眼眶。

朦胧中,男友那张脸却越来越清晰,她忍不住伸手进去,用指尖触碰已经冻得冰冷的肌肤,哪里还有丝毫那一晚的火热,顺着脸颊一路摸下去,她的手在胸前停住,一串金属质地的链子上,那个熟悉的挂坠,是当初她亲手戴上去的,如今却成了遗物,哀伤如潮水般袭来,钟茗毫不掩饰地哭出了声。

哭声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,张朝中从衣袋里拿出一付肩章,将代表着校官的两杠一星慢慢放在里面,用手拍了拍钟茗的肩膀,打算安慰她几句。

“小刘是好样的,你别......”

“张叔叔。”钟茗突然收住声,睁着一双泪脸看向他:“让我当你的兵吧。”

“什么?”张朝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我要进九局。”

钟茗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,将手里的挂坠紧紧捏成一团。

:。: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